您的位置:首页 > 反邪前沿 >
十一岁那年 妈妈传我邪教……
www.guanganpeace.gov.cn 】 【 2022-05-12 18:20:44 】 【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  母亲,多么伟大的角色,她给了我们最美好的生命,做了我们最早的启蒙老师。但是我敬爱又善良的妈妈,在被邪教“法轮功”欺骗后,认为要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,在我十一岁那年,把我也拉进了邪教“法轮功”的深渊!她要带我和外婆一起“白日飞升”“修炼圆满”!然而23年过去了,一个个惨痛的代价让我发现:痴迷邪教“法轮功”没有一个“圆满”!而是一条悔恨终身的不归路……

  

  母亲痴迷,传我邪教

  

  我的家在广东梅州农村,母亲善良又勤劳,多年的辛勤劳作,她的身体不是很好。在我读小学时,妈妈就在别人的介绍下练了很多气功,后来又练上了“法轮功”,每天都是天不亮就开始练,睡觉前打坐。与之前相比不同的是,妈妈要长时间不断地读“法轮功”的“经文”,还要和其他“同修”一起读,交流心得体会。

  

  1997年暑假的一天。在我家里一起“学法”的一位阿姨对我妈妈说:师父李洪志在贵州办了“法轮功”的少年班,我们也要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练功,一起“圆满”。妈妈和外婆马上就让我放下暑假作业,要我和他们一起学法练功。慢慢地我就以为李洪志就是天上的佛下凡,人间就要毁灭,只有修炼“法轮功”才能拯救世人。

  

  邪说蛊惑,耽误学业

  

  从此我在小学同学眼中就是个另类:同学们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望,有人梦想成为飞机师,有人想做老板……但是我是却沉浸在“法轮功”邪说中,我觉得他们太幼稚,地球就快要毁灭了,只有李洪志师父的能够主宰世间万物的命运,同学们无法“得救”,我一定能“圆满”!为此,我整个少年时期都极力克制了自己,放下各种“执着心”。我不需要任何娱乐,我的“课余”就是参加“法轮功”的“弘法”活动。当别的同学汲取丰富知识的时候,我正在用功阅读《转法轮》,为提高“层次”而努力……

  

  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了“法轮功”,我和妈妈一头钻在死胡同里,认为是国家搞错了。我们也不看电视新闻,只看“法轮功”的“经文”和信息,后来不敢公开活动,就躲在家里练功,偶尔在李洪志“经文”的蛊惑下,到外面去散发“法轮功”的传单和光盘。

  

  到了高中,所有的同学都为考上理想的大学全力以赴学习。而我的精力却用在“讲真相”“劝三退”,得到更高层次的“弘法兄弟姊妹”们的认可。我通过贴传单开展扩大“学法”弟子,利用各种手段抹黑祖国、抹黑政府。除此之外,我无心向学,因为我根本不担心将来何去何从,高考也是随便应付,最终,我只上了一个地方的三流大专学校。

  

  精神控制,自我封闭

  

  在“法轮功”信息封闭的世界里“一叶障目”,我认为国家发布的GDP是假的,解决的贫困人口数字也是假的,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除了时间、地点全是假的……认为中国老百姓是活在谎言的世界里,只有“破网”,像“法轮功”人员这样观看国外媒体的人才会知道“真相”。“法轮功”邪教网站内容五花八门,但最终总会把不好的东西归结在政府上,把矛头指向共产党。我这个极度痴迷“法轮功”,对李洪志顶礼膜拜的“大法”弟子,对此深信不疑。长期受这些邪教信息的影响,只要有机会,我就会用“法轮功”相关网站的虚假信息大谈特谈国家的阴暗面,毫无家国情怀。在危害国家和社会的同时,自己也变成了邪恶的爪牙了。

  

  过“亲情关”,放弃婚恋

  

  大专毕业后,无论是选择职业,还是待人接物,我都谨遵“师父”李洪志的教诲,不敢逾越半步。当找到感兴趣的工作时,我发现做业务开拓市场违背了“师父”放下“名利情”的教条,我果断放弃了;到了我谈婚论嫁的年龄,当我遇到阳光进取的男孩时,我犹豫再三,最后因为他不是“大法弟子”,我也放弃了。因为怕影响“大法”的名声,而且我迟早会结束“正法”走向“圆满”,为什么还要白费精力去考虑恋爱、婚姻问题?不!我不需要。

  

  我从不理会周围劝我放弃“法轮功”的“常人”,总是与他们辩驳,争论,也常常跟这些好心劝我的人搞得不欢而散,关系僵化,最终自己变成孤家寡人。从此,我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热情,进而更专心修炼“大法”。

  

  痴迷“消业”,害死母亲

  

  我的母亲是个肝炎患者,但1997年习练“法轮功”后,一直沉迷于“消业”,从不去检查和诊疗。父亲始终强烈反对我们练“法轮功”,他说:“国家依法取缔‘法轮功’,是因为它是邪教,是害人的。如果你们再这样练下去,迟早会出事的。不要再执迷不悟了!”可是,沉迷于邪教的我们根本听不进这些话,反而觉得父亲太懦弱。我多次威胁父亲:“不要再胡乱中伤‘大法’,否则会自食恶果!”父亲的劝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,我们不欢而散。

  

  2006年,父亲发现母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,脸色蜡黄,总是腹胀,于是强行带她到医院检查,结果母亲已由肝炎已经发展成了肝腹水,医生要求住院治疗,但母亲强行回家,更加积极“练功”、“消业”。我们按照李洪志所说的做好“三件事”,每天拿着“师父”的画像和书大段大段地读,还请外面的“同修”一起进行所谓的“助念”,但母亲的身体还是每况愈下。2008年,父亲终于忍无可忍了,再次强行把病重母亲送去医院,但是,母亲的肝腹水已经演变成肝癌了,医生说再也无回天之力了。几个月后,刚刚50岁出头的母亲,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  

  母亲的早逝极大地震撼了我,难道这就是“性命双修”,这就是“圆满”?父亲强忍眼泪,再次劝说我:“看看你痴迷‘法轮功’的二十年,没有读好书、没有社会经验、没有交际能力、没有爱情、没有知己好友、现在,还没有了妈妈……”

  

  我痛定思痛,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认清了“法轮功”的邪教本质。但是我已错过了青春的最美年华。国家在富强,社会在进步,周围的人都在向好,而我在而立之年,却一无所获,每思及此,已不是一句“悔恨”可以形容的锥心之痛。


编辑:满新液

广安长安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0826—2737299 |

蜀ICP备18019173号 中共广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金安大道二段303号 邮编:638500

蜀ICP备18019173号-1 广安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